外送茶,外送茶莊,外送茶坊
公司介紹 最新消息 外送茶觸摸你的指尖 做壹個努力外送茶的人 外送茶坊的理想 外送茶坊最後的善良 學會外送茶莊感恩 外送茶莊是壹株樹
 


HOME > 最新消息
 

美麗的外送茶莊

日期: 2013-08-15 07:06:21

我是壹個孤兒外送茶坊,也許是重男輕女的結果,也許是男歡女愛又不能負責的產物。是哲野把我揀回家的。那年他落實政策自農村回城,在車站的垃圾堆邊看見了我,壹個漂亮的,安靜的小女嬰,許多人圍著,他上前,那女嬰對他璨然壹笑。他給了我壹個家,還給了我壹個美麗的名字,陶夭。後來他說,我當初那壹笑,稱得起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。哲野的壹生極其悲淒,他的父母都是歸國的學者,卻沒有逃過那場文化浩劫,憤懣中雙雙棄世,哲野自然也不能幸免,發配農村,和相戀多年的女友勞燕分飛。他從此孑然壹身,直到35歲回城時揀到我。

我管哲野叫叔叔。童年外送茶在我的記憶裏並沒有太多不愉快。只除掉壹件事。上學時,班上有幾個調皮的男同學罵我“野種”,我哭著回家,告訴哲野。第二天哲野特意接我放學,問那幾個男生:誰說她是野種的?小男生壹見高大魁梧的哲野,都不敢出聲,哲野冷笑:下次誰再這麼說,讓我聽見的話,我揍扁他!有人滴咕,她又不是妳生的,就是野種。哲野牽著我的手回頭笑:可是我外送茶莊比親生女兒還寶貝她。不信哪個站出來給我看看,誰的衣服有她的漂亮?誰的鞋子書包比她的好看?她每天早上喝牛奶吃面包,妳們吃什麼?小孩子們頓時氣餒。